爱情如同一场博弈,重要的不是谁输谁赢

爱情如同一场博弈,重要的不是谁输谁赢,而是彼此是否相互懂得。爱情也是一勺苦药,我们在坚韧服下的同时,也在给自己带来好处。那一年,我们爱了,所以我们感受并珍藏了一种绝版的幸福。那年,我们离开了,所以我们懂得并接受了一份别样的感情。爱情不是一种掠夺,而是彼此将自己的一份真挚拿出,共同拼凑美好的过程。在爱情中我们要学会勇敢,也要学会决然。

有些爱情终归是落花随流水,秋叶自飘零,他们无法左右上天的安排。听说前世爱着的人在今生仅是陌路相逢,彼此相聚谁都记不起谁。那年他17岁,她16岁,他们相逢在陌路,但因彼此的转身回眸而认清双方的前世。就在那一刻间,他们在心中相恋了。时间总在相思中变得漫长,恨不得在刹那间又是相逢。

再一次,于春深小径里,她捧着一株干枯的花,与那个前世厮磨的人撞见了。他向她打了招呼,彼此虽然连名字都不认识,却又像是同窗几年了。她微笑的回应。那天他们在小池边为干枯的花重新培上新土,亦是为他们的相逢培上今生的痕迹。爱情是一条常春藤,在一夜之间能疯长到不可思议。正如他们,在短短的相逢之后,爱情的花朵铺天满地盛开了。

他们跟着彼此的脚印走着,互相印证着彼此的默契。爱情的磨合期是三个月,爱情的保鲜期的三年。他们的携手和相互的鼓励,让他们轻松的度过了三个月爱情磨合,三个月后仍像从前一样修炼爱情。时间如同流水,转眼间就快要高考了。他们在别人的分手中懂得珍惜;他们在高考的临近懂得了努力;就这样他们都顺利的通过了高考,而且考上了同一所学校。

上了大学,他们喜欢上了在图书馆看书。因为图书馆的安静,就像爱情一样默不出声,足以让你溢满微笑。她喜欢在图书馆看他静静看书的样子,似乎那就像是永恒,那个姿态,飘扬在空气中泛着沁人的香。他喜欢在图书馆中看她写字,那一笔一化的勾勒,触人心弦,哪怕是符号都令人喜欢。他们还喜欢在图书馆发呆、在图书馆畅谈梦想、在图书馆讨论下午该吃的饭。渐渐的他们的爱情在图书馆变得琐碎、变得烟火。

爱情如同一场博弈,重要的不是谁输谁赢

早晨和下午的时候,他们喜欢在操场跑步。在两圈之后,她就败下阵来。他也从来只跑两圈,从未跑过第三圈。那一天她问他:为什么不继续跑?他说:跑得太多,怕你追不上。爱情就像一场赛跑,如果你落下了,就永远追不上了。那一夜,她失了眠,在电脑上敲下了一排字:越是爱的深刻,越是恐慌下一秒会失去。她又怨怪自己的恐慌,随后就将其删去。

爱情是在那里,正值青春韶华,以梦为马。爱情或许就像一匹野马,在青春的草原疯狂的奔驰着。四季在爱情下暗自偷换,冬天来了,整个世界都寂静的可怕,直到那场雪,世界又开始欢悦起来。他牵着她的手,走在学校的人工小湖边,一步一步,都成了生命中最美的风景。那六角的雪花是美的,将天地全部覆盖,整个世界都白了,白的肆无忌惮着。他指向被冰封的小湖说:这就像一滴封存在回忆里的眼泪。她触动了,她宁愿这不被诗化成眼泪,仅仅是个湖就够了,因为眼泪,总跟离别牵扯在一起。

三年,他们爱过了三年的保鲜期,彼此的感情依旧如初见那般。他们彼此将爱情修炼成流水,在时光中缄静的流淌着。以为跨过高山、跨过险壑,就能跨过永远,但是他们永远跨不过宿命,跨不过彼此缘分的定数。腊月二十八日,她的堂姐结婚了,她赴席;他的小姨结婚了他赴席??稍趺炊济幌氲?,他们赴的是同一场席,不是一场婚宴,而是一场分离。原来,曾经的执汝之手,与汝偕老是那样的可笑;曾经的若非死别,绝不生离是那样的决绝;曾经在一眸的交视间读懂了彼此的前世,在重逢的相遇间了解彼此的今生,爱是一场荼蘼的烟花雨,恍惚间,我们都弄的下落不明。不是因为找不到对方,而是因为无法去找。

如果前世曾经撕心裂肺的爱过,就请在轮回前,将三生石上彼此的姓名抹去。爱情是有定数的,不光靠彼此的修炼一点一点的完善,同样要靠本身所依附的宿命。在宿命面前,爱情是微不足道的。宿命的经线上是天各一方彼此能够寻到的相知和相恋,宿命的纬线上是相濡以沫彼此结局的分离和决绝,在经纬交织中,有些爱竟:相遇无缘。
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秒速飞艇 » 爱情如同一场博弈,重要的不是谁输谁赢

赞 (2)